深味“阿毛故事”的四次讲述

2008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“他一手提着竹篮,内中一个破碗,空的;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,下端开了裂: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。”

  在《祝福》中,我们分明能看到祥林嫂那滴血的泪眼,听到她那无助的悲泣,触摸到她那干枯的身躯。究竟是什么让祥林嫂经历着人生的艰难坎坷,品尝着岁月无情的况味,捉摸着命运无常的飘影呢?从四次以“我真傻”开篇的“阿毛故事”的讲述中,我们便能感受到一个无助的灵魂在孤冷的夜路上走向了灭亡。

  首先,从“阿毛故事”的听众来看,第一次是四婶;第二次是鲁镇的男人、女人;第三次可以说她已失去了听众,因为她刚“开首说”,镇上的人便“打断她的话,走开去了”;第四次讲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现代语文(教学研究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