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鸿门宴》中的座次文化

2017年第13期

【字体:


  《鸿门宴》中的座次,虽寥寥数语,却大有文化。

  “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。项王、项伯东向坐;亚父南向坐——亚父者,范增也;沛公北向坐;张良西向侍。”

  这里是项王设宴。作者不写宴间的觥筹交错,而是突出座次排位,有什么深意呢?按照古代人伦礼仪,“宾王位东西面,君臣位南北面。”帝王与臣下相宴时,帝王面南,臣下面北。宾主之间,应该是宾客向东,主人向西。在一般宴宾席的四个方位之中,东向最尊,其次是南向,再次北向,西向是侍座。首先表明项羽骄横自大,目中无人,刚愎自用,甚至把刘邦放在范增的下边,故而张良也就只配“西向侍”了。其次也表明了刘邦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以屈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现代语文(教学研究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